当前位置:

法制日报(专版):温州法官巧断家务事断出啥名堂

信息来源: 市法院 发布日期: 2017-12-14 09:40 字体:[ ]

□ 本报记者 王春 本报通讯员 张美权 汤婧婧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婚恋观念的转变,婚姻家庭纠纷数量持续上升,仅2016年,全国经法院调判和民政部门登记离婚的数量就达486万多对。面对新情况新形势,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专题研究部署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确定为全国首批试点法院。
  推行离婚案件调解前置程序;建立财产申报制度;创设冷静期制度;探索家事纠纷心理干预机制;推行离婚证明书机制……温州中院坚持“中院主导、立足基层,全面推进”的改革工作原则,在全市两级法院的共同努力下,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实践,把难断的家务事断出了名堂,叫响了家事审判品牌。

  12家法院建成文化特质专区

  在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家事审判调解中心,没有原、被告的席位牌,有的是“丈夫”“妻子”这样熟悉的称谓;没有剑拔弩张的抗辩,却有父慈子孝、夫妻和睦的故事画;没有严肃、冰冷的庭审,却有耐心听你倾诉的家事调解员,有实实在在走进每一个案件当事人生活的法官。
  家事调解区采用沙发式设计,墙上悬挂“和”字屏风,圆桌审判方式,心理疏导室设置智能音乐放松系统,亲情教育室与心理疏导室之间安置单面镜,观察未成年子女与父母单独相处亲近程度,处处凸显家庭文化元素,可时时感悟到家事审判的人性化关怀和司法服务。
  380平方米的家事审判调解中心投入使用9个月,已经促使83件二审家事纠纷案件成功调解或撤诉结案。
  据悉,温州市两级12家法院已全部建成具有当地文化特质的家事审判调解专区。
  平阳法院家事审判专区配备家风文化墙、时光大厅,瓯海法院“合”和家事审判法庭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外观设计专利。平阳、鹿城法院均已经单独设立家事审判庭,对有关家事方面的刑事、民事、行政案件进行“三合一”审理;全市两级法院含人民法庭已设立家事审判合议庭28个;鹿城、乐清、永嘉等法院在辖区街道和社区专门设立家事调解站(点),方便家事纠纷解决。
  温州中院及时制定出一系列家事审判改革配套制度,全市各基层法院全部成立了家事审判方式改革领导小组,分别制定出实施方案,截至目前,共制定出台家事审判改革规范性文件27件,基本形成家事改革系列制度规范。

  特邀专家调解成功率近六成
  “多亏小燕姐、陈晨委员的耐心调解,否则我的家庭就完了。”当事人林某夫妇双双拉着调解员张小燕、陈晨的手,十分感慨。
  林某与妻子诸葛某经常因琐事发生争执乃至动粗,一审法院判决准予两人离婚。林某不服,提起上诉,案子到了温州中院。
  二审审理期间,虽然双方依然剑拔弩张,但法官观察发现,诸葛某的言语间分明透露着对儿子的不忍和不舍,离婚的决心似乎并不决绝。
  于是,二审法官及时启动特邀家事调解员介入调解程序。根据本案矛盾糅合了子女谁抚养、夫妻谁当家、经济谁主管的特点,法院特别安排了深谙人情世故、专门从事家长里短调解工作的温州电视台“闲事婆和事佬”栏目组调解员张小燕,以及温州市十佳杰出青年、鹿城区政协委员、男性特邀家事调解员陈晨,共同主持调解。
  在环境温馨的家事调解室,在调解员如兄如姐的劝说下,夫妻双方慢慢放下了戒备和敌对,最终双方达成和解,诸葛某申请撤回离婚起诉,二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准许诸葛某撤回起诉,案件得到圆满解决。
  张小燕、陈晨都是温州中院首批聘任的12名特邀家事调解团队的成员。目前,温州中院已有两批共25名来自社会各界的特邀家事调解员,他们中有全国人大代表,有政协委员,有妇联干部,有律师,有心理咨询师。据统计,今年前9个月,温州中院办结的191件二审家事纠纷案件中,调解或撤诉结案的占43%,同比上升15%,其中由特邀家事调解庭前调解案件49件,调解成功案件28件,调解成功率占57%。

  多方创新推动家事审判改革

  近日,瑞安法院塘下法庭受理了一起离婚纠纷案件,女方在诉讼中直接提出,男方家庭条件比较好,6岁的孩子归男方抚养,然而男方拒绝了。未成年子女离婚案中应充分考虑未成年子女利益,而且要以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最大化为原则,为此,塘下法庭决定出具一份《子女抚养量化赋分表》,由分数决定孩子的最终归属。
  在该赋分表中,赋分项目包括“经济基础”“个人品性”“亲情关系”“抚养助力”“其他因素”5个大项,其中又细分为“工作稳定、收入水平、负债情况、健康状况、文化水平”等14个小项。
  赋分评定和调查报告出来后,经办法官在向夫妻双方做赋分评定说明时,双方都渐渐意识到离婚给孩子带来的各种弊端。最终,双方决定,不离了。
  温州法院确立了子女利益最大保护原则,引入第三方机构对抚养能力和条件进行评估赋分、对双方当事人和未成年人进行心理评估的机制,作为最终确定抚养权的重要依据,充分听取未成年子女意见,确保其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障。
  日前,龙湾法院受理了一起离婚诉讼,女方以遭家暴为由,向龙湾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该院依法审查后,作出裁定书。案件开庭审理后,被告还一而再再而三到原告单位进行跟踪、骚扰。龙湾法院遂作出罚款决定书,对其罚款500元。移交执行后,被告停止了人身保护令中禁止的行为。
  龙湾法院是涉家暴离婚案件审判全国9家试点法院之一,也是发出浙江省第一份反家庭暴力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的法院。温州中院以龙湾法院为点,全面推行龙湾法院涉家暴案件审判试点经验,2016年,全市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裁定46份,占反家暴法实施以来全国发出人身保护裁定总量680份的6.76%。
  温州中院在全省率先成立反家暴合议庭,继而推动基层法院同步设立反家暴合议庭,归口审理反家暴维权案件。温州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徐亚农介绍,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温州法院在反家庭暴力方面的司法实践被首次写入最高法院工作报告,试点工作中积累的家暴告诫制度、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等8项“温州经验”直接被反家暴法吸收。
  今年4月7日,瑞安法院陶山法庭开庭审理陈某诉王某离婚纠纷一案,双方因为对共同财产有较大争议,这已经是第二次起诉离婚了。
  经办法官决定启用家事审判强制财产申报制度,要求当事人开庭前如实申报财产。双方当事人签署诚信诉讼承诺书后,法官助理向双方当事人发放了《财产申报表》,告知财产申报范围,要求夫妻双方各自填写,并告知如不实申报将面临不利的法律后果。双方提交的财产申报表经当庭核实,对共同财产种类和价值达成一致,最终这起共同财产高达500余万元的离婚纠纷案快速调解结案。
  建立离婚财产强制申报制度是温州中院创新家事审判十大机制的其中一项。该制度要求离婚案件双方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必须向管辖法院申报自身财产情况,包括房产、实物、存款、股票、债权债务等,当事人不实申报,即拒不申报、拖延申报、瞒报、谎报自己婚后财产所得且被证实的,法院在分配财产时对该当事人少分甚至不分财产。
  截至今年9月,温州法院在离婚案件中推行财产申报制度的共计4637件。
  徐亚农认为,“通过财产强制申报,有效提高离婚案件当事人诉讼诚信,使一些涉及大额财产分割的离婚案件能快速确定财产争议,提高诉讼效率,也让家事审判法官从中尝到快速处理离婚纠纷的甜头。”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